fulao2扶老二官网

未分类

一眨眼功夫,七天的时间过去了。

徐浮龙的估算落了空,秦虚奇根本就没再露头,更不要说他家长辈带着上门来赔礼道歉了。

我也不以为意,从此后各走各路最好不过,我也不愿再见秦虚奇和前女友巫小千了。

这段时间,我缠着宫重想要学古武,主要是想学习增强身体强度的气功,和阿鼻墨剑配套使用的剑法,以及能够飞檐走壁的轻功。

结果,宫重摸骨之后给我一道结论,修道根骨中上,但古武方面只是中下的根骨。

换言之,我学习古武的话,进境特别的缓慢,难有所成。

这将我给打击的不轻,我追问过,如何才能提升学武根骨呢?

宫重表示,根骨这玩意儿是天赐的,想要后天改变,极难。但方外世界炼制的某种丹药可以提升武学根骨,只可惜,一般人弄不来。

听闻此话,我暂时熄了学武的念头,毕竟,只凭修道的话,每一次升级也能提升身体强度的,以我资质来看,比学武要更适合一些,毕竟,我的武学根骨太差了些。

学武之事也就耽搁了下来。

今儿是杏黄木牌上写着的开张之日,一大早的,我就被宫重从被窝中给揪了出来。

都深秋了,天特别凉,我套上了外套,出了卧室一看,好嘛,人都齐了。

白嫩女孩的粉嘟嘟俏样

宁鱼茹、血竹桃她们都在。

徐浮龙被家族派到外地做事去了,所以没能赶来参加开业仪式。

有必要说一声,血竹桃和牡丹女鬼都和我谈过了,她俩的意思是还要留在我的身边,我当然欢迎,也就这么定了下来。

血竹桃的理由仍旧是要守株待兔的等待机会报复莫十道。

但我觉着这只是借口,莫十道临走之前说的明白,让我以后去旧杏观千葬局之内找他,至不济,也可以去找莫弃烧。

莫十道的阴魂就潜伏在莫弃烧的大脑之中,这目标多清晰?血竹桃留在我身边守株待兔个毛呀?

但人家就说着这么个理由不肯走,我也需要帮手,事儿也就稀里糊涂的定了下来。

虽然,始终不晓得血竹桃为何非要留在我的身边?但值此缺人手的时刻,何乐不为呢?

至于牡丹女鬼?她根本就没给出继续留下的理由,只说了一句:“这地儿住的很是习惯了,不愿换住所。”

得,我也没有理由驱逐她离去不是?那就这样子的维系着吧。

宫重和宁鱼茹落户于此,也没给出什么理由,但我没法质问,只有蝎妙妙和熊霹雳留在我身边是奉命行事的,算是理由最正。

算上时刻跟着我的无害幽魂二千金,我很是怀疑,自己是招引邪祟居留的特别体质。

总之,我们这一群人就这样的混到了一处,有人有鬼又有妖的,算是世上最奇葩的团队。

大清早的,天刚蒙蒙亮,十万响的鞭炮就噼里啪啦的炸了起来,震的周围住户推开窗子观望。

看他们口型,都在骂骂咧咧的,但观望到是我们家在作妖,立马集体熄火了,没有谁敢出来找茬。

虽然他们都有权有势的,但一周前的那幕,已经吓破了这些家伙的胆子。

我估摸着,这一周他们指不定动用多少人力,调查过了我的背景。

这些人都手眼通天的,我原来的那些经历,应该是被挖掘了出来。

发现我就是那个姜家驱逐出族谱的冒牌大少,不知他们心底是什么想法?

鄙夷的肯定许多,不屑的也绝不会少了,但他们搞不清我这么个冒牌大少为何能让大纨绔徐浮龙敬畏,更在打了秦虚奇之后屁事儿没有。

所以,他们惊疑不定的,没有彻底搞明白我到底凭着什么敢如此嚣张之前,不会有谁傻乎乎的做出头鸟!

捂着耳朵盯着鞭炮的宫重像是猴子一般的蹦跶着,等到鞭炮响完,这厮手一翻,不知从哪里掏出个大喇叭来。

“值此吉日,崂山派分道场开张了!诸位贵人,不管你家是鬼魂作妖还是祖坟坍塌,也不管你生意不顺或是阴宅不宁,都可以来看事哈,本真人一定帮你们解决难题。”

“生不出儿子的,女儿被人偷走,老公被小三抢走的,也可以找本道场中三大真人做咨询,一定能帮的上你们。”

“当然,本道场秉持正义,想要画圈圈诅咒对手,给情敌下巫蛊毒术的,那种生意是不接的。诸位,你们虽然大都心黑,但不能污染本道场不是?”

“至于开光的桃木剑、招财符啥的,本道场备货充足,可以满足你们的需求。”

“开业大吉,大酬宾啊!前十批来此看事儿的人,可以享受八折优惠,快快行动起来,你们这帮子为富不仁的灰孙子,哈哈哈。”

宫重的声音通过大喇叭传扬到整个别墅区之中,甚至穿透了别墅区,传到外头去了。

分道场的生意方式是先占领本区内所有的生意,然后再向外扩张。

我们听着宫重的话,齐齐身体趔趄,好悬摔倒。

听听宫重的说的那些话,什么为富不仁、灰孙子啥的,简直就是往这帮子富户心窝子上插刀!

他们之中为富不仁的混账是多,但好说不好听的,你老小子这么一喊,本来想要来此看事儿的,谁还会来呢?有这么做生意的吗?

我们都幽怨的看向宫重。

这厮将大喇叭扔到一边,拍了一拍手,满脸笑眯眯的看向宁鱼茹,喊着:“师侄女,我饿了。”

“师叔你又饿了……?好吧,我知道了。”

宁鱼茹翻着白眼,摆了摆手,蝎妙妙和血竹桃跟在她身后去往厨房。

最近这段时日的伙食,都是这几位在做,宫重老神在在的享受着侍候。

我很是过意不去,想要帮忙,但每次都被三女打发出来,说我手脚粗笨,还不够打搅乱的。

血竹桃、牡丹和二千金身为鬼物,吃饭时只需要嗅闻即可,享受的是食物味道和精华,但我真没想到血竹桃下厨也是一把好手。

严格来讲,血竹桃才是主厨,宁鱼茹和蝎妙妙在给她打下手。

至于日常开销?宁鱼茹包了,谁让她的卡内有四千万大钞呢?她不花钱谁花钱?

六天前我新买了手机,重新将电话号找了回来,就给她转账了。

徐浮龙帮着我提升了账户等级,每天最多可以转账三百万了,所以,一千万只用了三四天时间就转到宁鱼茹的账户之中了。

我们这些人之中,她才是巨富。

还好,按照当初和宫重的约定,我账户中还剩下几万块的零花钱。

要不然,心中就更没底了。

说实话,我倒是希望赶快来一笔大生意,我好弄些进账来。

这一周的时间我可没有浪费,有时间就运转法力修行,并开始学习炼符。

一经手才晓得,炼符简直太辛苦了,不管是绘制符文还是法力加持,每个环节都非常的艰难,宁鱼茹说了,我这是刚学,想要炼制出成品,没有一年半载的练手怎么可能?

这话让我信心大减。

先这么过日子吧。

鞭炮放过了,算是开张了,宫重一顿讥讽式的宣传过后,估计生意很难上门了,不过,宁鱼茹手里那么多家底呢,怎么也吃不穷,我们倒是不用担心会饿死。

早饭很快就摆上了桌子,不管是活人、鬼魂还是妖怪,都上桌吃饭。

最尊贵的位置被宫重给霸占了,我们也不敢表示异议。

吃饱了肚子,各忙各事去了。

我百无聊赖的回到卧室,身后跟着二千金。

正寻思着今儿是不是继续鬼画符?耳朵忽然一动,听到了点动静。

我走到窗前去看,就见门前街道停了辆深色轿车,然后,数人推开车门走了下来。

我眼角一跳,一眼就看到两个熟人。

脸颊上一片青紫的秦虚奇和神情极为不爽的巫小千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