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蕉你个Banana

未分类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白雅:“……”

这个……

她一向不是一个厚脸皮的人,之前都不会这么说,现在肯定更不会。

低下了头。

“害羞啊?”邢不霍打量着她,眼中闪过一道晶亮,扬起嘴角,“其实,男人很喜欢听这些。”

“也喜欢?”白雅抬头看他。

邢不霍眉头微微拧起,眼中却是惊喜的,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喜欢,要不说下。”

白雅转过身,背对着他,太不好意思了,“反正,这个总不会在人前,不用练吧。”

他把她搂入怀中,哑声道:“不能满足我吗?”

“嗯?”白雅扭头看他。

他和她靠的太近了。

白白的美女,性感的清纯

她对上他的眼睛,看到他眼中的欲,“孩子现在还没有三个月,不能做剧烈运动。”

“所以,看我忍的那么辛苦的份上,不说给我听听吗?我晚上肯定睡不着了。”他沙哑的说道。

白雅舔了舔嘴唇,“我,我不好意思。”

她呼气着。

他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,“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只说给我听,这里又没有别人,嗯?”

“那个,下次,下次再说。”她拿开他的手,正对着他,明显看到他眼中的失落和愠色,心里隐隐的不舒服。

男人谷欠求不满的时候,都会这种表情吗?

好像幽怨。

她踮起脚尖,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。

“就这样啊?”他还是不太满意,挑眉了眉头。

“明天什么时候来?”白雅问道。

“大概也是这个时间,2点到3点之间。怎么了?”

“这样赶,太辛苦了,以后不要来了,好好休息。”白雅关心的说道。

邢不霍的眼神冷了冷,转过身,“不想我来就算了。”

白雅握住他的手臂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每次赶路都要好几个小时,睡觉的时间都没有,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,这么赶太累了。”

“不想见到我就直说。”邢不霍冷冷的说道。

“我怎么可能会不想见到呢,我恨不得天天和腻在一起,这样,身体会累坏的。”白雅解释道。

“所以,为了不让我累,就算见不到我也没有关系?”邢不霍反问道,看向她。

白雅微笑着,“来日方长,我们这么辛苦,就是为了以后能够一直一直在一起,知道的,我不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。”

邢不霍敲了一下她的脑袋,“的意思是我是一个目光短浅的人,不知好歹的东西。”

白雅捂着头,抱怨道:“轻点。”

邢不霍露出了笑容,“那进去的时候,要我轻点还是重点?”

白雅:“……”

他还真是一言不合就开车啊。

她觉得他有些不一样,比以前外向很多,之前只做不说,比较含蓄,现在……她有些招架不住。

邢不霍看她不说话,“那我重点了。”

“那个……”

“嗯?”他目光灼灼的看着她。

“是从那条道上进来的啊,这里的出口在哪里都知道没?”白雅问道。

邢不霍拧眉,要敲她的脑袋。

白雅赶紧捂住了头。

他看她可怜兮兮的模样,轻轻的敲了她一下,“非要憋死我对不对?”

白雅看他敲的轻,心里有丝暖流。

他们在岛上的时候几乎天天都那个,后来,他知道她怀孕后,一直忍着,确实好久了。

“那个……”

“嗯。”他耷拉着眼眸看着她,对她后面的话也不期待了,被她泼了几次冷水,拔凉拔凉的。

白雅难以启齿,低下了头。

他是她最爱的人,他开心,她也会跟着开心,他不开心,她也开心不起来。

有些事情,需要客服。

她这么沉闷,他也会觉得她没劲的吧。

她不想他对她失望。

“我可以用其他方法帮解决。”白雅轻声说道。

“嗯?”邢不霍眼中闪过一道光,

白雅苦笑。

即便他们是夫妻,她还是觉得说出来很害羞。

邢不霍冲动的低头,吻住了她的嘴唇,把她钳制在墙上,渴望的亲吻着。

吻了十分钟,两个人都气喘嘘嘘了,邢不霍才放开她。‘

他望着她红扑扑的脸蛋,笑了。

“我有没有告诉过,我对是一见钟情。”邢不霍说道。

白雅想起他们

的第一次见面。

哦,不对。

顾凌擎第一次见她,直接把她办了。

她记忆里第一次见他,是在那次任务中。

他确实对她特别的好,只见第二次面,就给她买了昂贵的化妆品。

“呢,对我是不是一见钟情?”邢不霍追问道。

“是日久生情吧,我性格比较慢热,不太容易一见钟情。”白雅回答道。

“所以,我的颜不是喜欢的理由。”邢不霍点着头,意味深长道:“我会努力的。”

“什么?努力什么?”白雅觉得他这句话有些奇怪。

“不是说喜欢日久生情吗?”邢不霍挑眉。

白雅愣了三秒,才明白过来他这句话的意思,脸瞬间红到出血了,清了清嗓子,缓解下情绪。

邢不霍看着她尴尬害羞的模样,笑容扩大,“逗的,我现在送回去,明天见。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大约也是这个时间。不用跑出来了,另外,这个地道不要随便进来,里面有机关的,不小心碰了,天王老子都救不了。”邢不霍嘱咐道。

“这个地道有机关啊。”

她走那么久都没有碰到。

“再往前走一千米就能知道了。”邢不霍确定的说道。

“这个地道是父亲告诉的?”白雅心里有种怪异的感觉。

顾凌擎,对她,还有一些小秘密。

虽然无伤大雅。

或许,自以为不同,要求也就高了。

她不应该这样的。

“抱歉,没有告诉。”邢不霍说道。

白雅露出笑容,“不说,自然有的道理,我这里没有关系的。”

“嗯,那明天见,别忘记了答应的。”邢不霍沉声道。

她答应的?

白雅想起来是什么了,垂下了头。

他牵着她的手走回去。

周围很静,白雅听着他的脚步声,心里安定了不少。

至少,有他,她就什么都不会觉得害怕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