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咪app社区官网点击查看

未分类

宾馆。

李淑芬顶着烈日气冲冲的回来了,一进门就开始对林初和林希破口大骂:“好歹我也是十月怀胎把她们生下来的人,一个个竟然都这么对我,气死我了,尤其是林希那个快要死了的臭丫头,居然跑去给别人当女儿了,以为乌鸦飞上枝头就能变凤凰吗?我呸!”

“什么给别人当女儿?”林建生给她递了瓶矿泉水,急忙问道。

李淑芬拧开矿泉水咕噜咕噜的喝了半瓶才解渴,抹了把额头的汗,把在医院的事情说了。

“难道那是林希的养父?我听说大城市里的人经常会好心收养孤儿,林希是不是就被有钱人收养了?”林建生猜测道。

“谁知道呢,可能是吧,那男人年纪跟你差不多,我一开始还以为是林初傍上的那个有钱人。”李淑芬说道。

林建生道:“你什么脑子,那人不是说了吗,林初傍上的有钱人是个年轻人。”

“我这不是一着急就忘了吗,哦对,那个人说他姓苏,咦,建生,那个人是不是说林初的男朋友也姓苏?”李淑芬忽然想起了这件事。

“难道是一家人?”林建生点头道。

李淑芬一拍巴掌:“肯定是一家人,好啊,她们俩跑去享福了,让我们住在这个破宾馆里受罪。建生,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
林建生也没主意,问道:“那个人的电话你还有吗?打给对方问问。”

“有有有。”李淑芬连连点头,拿出手机拨打对方的号码。

私房床上丝滑嫩乳

然而话筒里却提示‘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。’

李淑芬一连打了几遍都是这个结果。

“完了,打不通了。”李淑芬哭丧着脸道。

“怎么打不通了?那你知道对方住哪儿吗?她把我们诓骗过来,就这么不管了?”林建生急了。

“我哪儿知道,除了知道对方是个女人,我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。”李淑芬也急了。

“你个憨婆娘真是要气死我,你就不会先问对方要点钱吗?这里吃饭这么贵,我们一天天的得花多少钱。”林建生气的想扇李淑芬一巴掌。

李淑芬当时哪儿想这么多,她一得知林初在S市,还给她找了一个有钱的女婿,第二天就带着儿子过来了,哪里想到林初根本不认她。

早知道这样,她肯定要问那个女人要一笔钱,好歹包吃住吧,这一天天的光花不进,她的心都在滴血。

“妈妈,我想吃汉堡。”夫妻俩正心疼钱的时候,一直在看电视的林宝指着电视机里的汉堡广告说道。

“吃什么汉堡,哪有钱买汉堡。”林建生从工地请假过来,工头就给了他车费,他们一家三口的吃喝,靠李淑芬从家里带来的钱。

一个汉堡都几十块钱,哪里是他们天天能吃得起的。

林宝从小就被养成了骄纵的性子,一不如意就大哭大闹,这会林建生不给他买汉堡,他哇的一声就开始哭闹。

“我要吃汉堡,我就要吃汉堡……”

李淑芬心疼的不行,抱着儿子心肝宝贝的哄:“宝儿乖,宝儿不哭,你先吃薯片,妈妈等会就出去给你买,这不是还到饭点吗?等中午了妈妈就给你买。”

得了李淑芬的承诺,林宝才终于不哭了,撕开一包薯片咔嚓咔嚓吃起来。

林建生也不舍得儿子跟他们受苦,突然灵机一闪,说道:“我有主意了。”

“什么主意?”李淑芬问道。

林建生就附耳跟她嘀咕了半响。

“这怎么能行,万一她不管宝儿呢?”李淑芬不敢拿儿子做实验。

“宝儿是她弟弟,容不得她不管,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林建生问道。

李淑芬还真没有,她想到早上在医院见到林希的时候,她穿着昂贵的衣服,像个小公主一样,都是一个爹妈生的,凭什么那两个丫头片子过的一个比一个好,她儿子连个汉堡都吃不起?

想到这里,李淑芬一咬牙一狠心就同意了林建生的主意。

中午,某高级餐厅。

苏麟带林初出来吃饭,正吃着饭的时候,苏麟的手机就响了,是监视林建生夫妇俩的保镖打来的。

挂了电话,苏麟若有所思。

“怎么了?”林初问道。

苏麟就把保镖汇报的事情告诉了她:“林建生夫妻把林宝带到了派出所,让林宝自己进了派出所,然后他们就走了,你说他们俩什么意思?”

肯定不是不要林宝了,那可是他们的命根子。

林初也是疑惑万分,琢磨不透那对奇葩父母又想做什么,索性抱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态不管了,继续和苏麟吃起午饭。

然而还没有吃上两口,林初的手机就响了,是个座机号码打的,她接通,喂了声。

“请问是林小姐吗?”对方问道。

林初道:“我是,请问哪位?”

“这里是派出所,你弟弟林宝走丢了,麻烦来认领一下。”对方说道。

林初:……

她真是要佩服林建生夫妇俩的脑回路,故意把林宝‘弄丢’就是为了让她出面去接,哪来的脸?

“不好意思,你们弄错了,我没有弟弟。”林初说道。

她傻了才去接林宝。

“可林宝说你是他姐姐。”对方道。

“我真不是,如果你们不嫌麻烦,可以把他送到海滨路的友谊宾馆,他父母就住在那里。”林初说完直接挂了电话。

苏麟听了一个大概,哭笑不得的道:“他们哪儿来的自信觉得你会去接林宝?”

“谜之自信呗,就像他们以为我会给他们钱一样。”林初冷笑。

苏麟只觉得滑稽,也不知道是谁找来的这两个跳梁小丑,段位也太低了。

昨晚还有媒体敢黑林初,今天一家媒体都不敢报道了,关于林初的热搜早就撤下去了,别说撼动恒成集团的股市了,连对林初的影响都可以忽略不计。

有个段位这么低的对手,苏麟都不以为耻。

两个人的心情丝毫没有受影响,美美的吃了一顿午饭,餐厅距离恒成不远,两个人索性手牵着手步行回去,悠悠哉哉的回到了公司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