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载的看片软件安全不

未分类

姜萌萌直接被沈明超狰狞的样子给吓到了,浑身青筋暴起,胸口高低起伏,像极了爆炸的前戏,她被吓的说不出话。

沈明超也发现自己失态,下意识的深呼吸了几口,立马恢复了常态。

“萌萌,你快告诉我,谁是境主?”沈明超对姜萌萌招手说道。

姜萌萌何尝被沈明超这么凶过?

沈明超从小就把她当成宝贝妹妹,疼爱有佳,刚才他凶狠的样子都能吃人,姜萌萌哪能轻饶了他。

“明超哥,你刚才凶我,你从小就说过,我是你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,你就是伤害自己都不会伤害到我,你违背了诺言。”姜萌萌气鼓鼓的瞪着沈明超喊道。

沈明超顿时内疚的要死,这话确实是他说的,而且他从小也是这么做的,但是姜萌萌刚才的推论,太过于荒谬,这才让他陷入了爆走模式。

“萌萌,是明超哥不对,你想要买什么,明超哥都送给你。”沈明超满脸的堆笑的走过来抱住姜萌萌哄道:“不过,你快告诉我,你说的境主是谁?”

被沈明超这么一抱,姜萌萌瞬间气消了大半,如果换成以前,沈明超要买东西送给自己,她肯定要缠着要跑车,但是现在她觉得什么都比不过沈明超的温存。

“沈七夜啊。”姜萌萌扭头看着沈明超说道:“他回来的第一天在沈家祖宅拿出过一张荣誉证书,上面写的职务就是境主。”

沈明超冷冷的摇头,沈七夜是东海战神一流已经是荒唐至极,沈明超又怎么可能会相信这个废物,会是一方境主?

“萌萌,你被那个林康星给骗了吧。”沈明超极其不屑的说道。

萌系可爱的90后无与伦比的美丽

姜萌萌摇头,这怎么可能啊!

林康星已经被自己迷的神魂颠倒,他哪有那胆子骗自己。

“明超哥,林康星没那个胆子骗我,倒是境主是什么意思?”姜萌萌一脸雾水的看着沈明超问道,她很好奇,为什么自己一提境主,沈明超会变得那么恐怖。

说到境主级的存在,沈明超当即面色无比凝重,虽然他刚愎自用,夜郎自大,但是在境主级战力的面前,他还着真不敢乱夸海口。

“东南西北四大境,每一方境主,都是人中人龙,一方神话的存在,沈七夜说他是何方境主?”沈明超饶有趣味的看着姜萌萌说道,他当然是不相信沈七夜是什么境主,他这会,是在看沈七夜的笑话。

姜萌萌沉思了一会说道:“西北境。”

沈明超连沈七夜是东海战神这个事实都不相信,更别提相信沈七夜会是什么西北境主了。

“哈!我所仰仗的特需九式,就是西北境主所创,那可是一位真正的神话。”沈明超面露高山流水般的敬仰说道:“他融合多国军体,古泰拳,空手,柔术,截拳,才创造出了特需九式。”

“萌萌,你觉得沈七夜有那个能耐吗?你以后离那个林康星远点,我看他接近你别有目的。”

姜萌萌先是一愣,随即怒火心烧,恨不得现在就将林康星碎尸万段啊!

沈七夜能接下沈明超的一拳一掌,确实让姜萌萌另眼相看,但是连沈明超都要仰望的存在,一个武道天才,怎么可能会是沈七夜这种养子,废物?

姜萌萌想到这段时间逼着良心迎合林康星,还被他搂搂抱抱,她都觉得自己的智商都受到了极大的侮辱。

“林康星,你他妈的敢骗本仙女,我玩死你全家!”

正当姜萌萌想着怎么死林康星时,她的母亲沈爱玲进入了一家咖啡厅,临伯这位宋家大管家,亲自当起了服务生的角色,帮她擦桌子,倒咖啡,态度摆的极低。

“不知沈小姐约我何事?”临伯等到沈爱玲入座,他才坐下。

沈爱玲可是姜萌萌的升级版,极其难伺候,所以临伯接到沈爱玲的电话,一刻都不敢怠慢。

沈爱玲端过咖啡,轻轻抿了一口,直奔主题的说道:“我想让沈七夜一死。”

临伯一怔,这跟他的设想大相径庭啊!

他本以为宋家攻打白族的事情,惊动了沈爱玲,沈明超不知道沈七夜就是东海战神的事情,是临伯故意屏蔽了他的视野,但是沈爱玲有她的渠道了解。

临伯还以为沈爱玲约自己,是希望宋家这边能饶过沈七夜一条小命,怎知,他张口反倒是要沈七夜的命?

沈爱玲不是沈七夜名义上的小姑吗?

怎么会提出这种要求?

但是临伯只是一个管家,他来东海只是执行宋世主的命令,怎敢轻易答应。

“沈小姐,你的要求让我有点难做,毕竟世主的要求是活的。”临伯轻声说道。

沈爱玲冷笑一声,旋即面色大变,狰狞的低吼道:“那就把沈七夜的舌头给我割下来!”

临伯点头,杀人,割舌,在世家的眼中都是小事一桩,但是涉及到宋青聪的命令,他还是不敢轻易答应。

“沈小姐,能告诉我具体的原因吗,我好向世主禀告。”临伯拿出卫星电话说道。

沈爱玲的脸色这才好看不少,如果临伯坚持,她也没办法强迫一位世主改变命令。

“原因很简单,因为我家的萌萌喜欢沈明超,所以我要让沈七夜一辈子,都说不出沈明超一家被逐出沈家的真相。”沈爱玲语速极快的说道。

临伯说了一句稍等,立马走出了包厢,单独跟宋青聪汇报沈爱玲的请求。

原本他还以为会费一番口舌,怎知宋青聪毫无意外的就答应下来,这倒让临伯懵住。

“难道世主从一开始就将沈爱玲给算计进去了?还是说,他能从宋家十几位直系脱颖而出,取得宋太公的欢心,就是是因为这一盘新市的棋?”临伯心中遥想,沈七夜,沈明超,沈爱玲,姜萌萌,他们就像是一个一个的棋子,似乎都在宋青聪的预料之中。

得到临伯的肯定答复,沈爱玲一刻都不愿多呆,直接走出了咖啡厅。

宋三憋屈的问道:“临伯,那我们现在办?”

沈爱玲主动上门,要求临伯割掉沈七夜的舌头,而姜萌萌的要求是先攻打东海黄族,与他们一开始用闪电战,攻打徐家,取下徐缺头颅的计划,完全相反。

这是新市成立的第三天,现在表面上是宋家与土著们的战斗,可现在反倒是两个不相干的女人,在宋家的图纸上手指画脚,宋三都觉得有不可思议。

“你难道不觉得,现在都在世主的预料之中吗?”临伯冷冷的看着宋三说道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宋三一愣,随即脸色大变,说道:“新市成立的计划,不过是半年前确定,世主就算是神,也不可能将一切都预料其中吧!”

临伯摇头,虽然他不知道宋青聪为什么这么执意收沈七夜为狗,但是这个计划绝对不是从半年前开始的。

“你错了,这个计划,应该是从沈七夜成为境主时就已经开始了,从那时起,他就是世主的猎物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