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黄版app国产

未分类

“你让苏桀然碰了?”顾凌擎眼眸冷下来,里面像是冰湖,一片的荒芜和凉意。

白雅垂下眼眸,长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波动。

刘爽紧张的看着白雅。

男人都会在意这个的。

如果白雅承认了,那她和顾凌擎之间就完蛋了。

她好希望白雅可以否认。

白雅从喉咙口出一个字,“嗯。”

顾凌擎眼中流淌过痛色,汇入无边无际的眼中,成了晦涩。

“在和我睡后,你又和苏桀然睡了?”顾凌擎冰冷的问道。

他的脸色铁青,没有了一点的温度。

“嗯。”白雅闭上了眼睛,眼中涩涩然的难过。

“你可以滚了。”顾凌擎绝望的说道。

这是我们最初的起点

他从刘爽的办公室走出去,没有了一丝的留恋。

眼泪,从白雅的眼中夺眶而出。

她是不舍吧,是心痛吧,是无可奈何吧。

终于竭尽力,赶走了最后一丝的温暖。

心里快要窒息,呼吸,都是稀薄的。

刘爽看到白雅的眼泪,心也跟着痛了起来。

她认识白雅这么多年,没看过白雅哭的这么悲伤过。

“白雅啊,我看得出他是喜欢你的,他主动来找我就知道他有多在乎你了,你为什么要那么绝情啊?”刘爽不解的问道。

白雅静静的流着眼泪。

“要不,我把他叫回来,跟他说明白吧。”刘爽的声音也哽咽了,把纸巾递给白雅。

白雅擤了鼻涕,看向刘爽,目光渐渐的清明起来,“听着,永远都不要让顾凌擎知道真相,不然,我今天就白努力,白让他讨厌了,如果你告诉顾凌擎,我就没有你这个朋友。”

“我不明白,让他帮你解决问题不是挺好的吗,好过你一个人孤独无助。”刘爽心疼白雅。

“如果解决不了呢?你觉得我可以给他什么?他是一个军人,有着光明的前景,甚至将来可能会是国家领导人,和我在一起,只会成为他政治上的污点,我不想等十年后他埋怨我,让他彻底的离开我的生活,那才是对大家都好的。”白雅理智的说道。

“说不定他可以解决呢!”

“我不可以拿他的将来做赌注。”白雅停顿了下,睫毛颤动着,补充了一句,“因为,我喜欢他。”

说道最后一句,她又哭了。

她一直在纠结,在排斥,在推开他,因为她不明白自己的想法。

她想开始,又害怕开始。

直到要分离,她才看清楚自己的心。

她是喜欢他的。

可是,只能淹没在时间的尘埃里了。

白雅的手机响起来。

她看是苏桀然的手机号码,拧眉接听。

“请好了吗?”苏桀然催促的问道。

“一会出来。”白雅挂上了电话,擦了擦眼泪,言归正传,“我今天请假了,但是我有一个孕妇上午要动手术,拜托你替我一下。”

“没问题。”刘爽担心的问道“谁的电话?”

“苏桀然,我一会和他出去他母亲家, 我先过去了。”白雅低着头转身离开。

刘爽看着白雅单薄的背影,心里很是难过。

她应该做些什么,不应该坐以待毙的。

刘爽走出医院,看到了苏桀然的车子。

他靠在车门上,修长的之间夹着一根烟,烟雾迷魅了他的脸庞,让人看不清他在想什么。

白雅走到他的面前。

苏桀然眯起眼眸,迸射出一道厉光,“哭什么?”

“和你有关吗?”白雅清冷道。

她拉开了后车门,坐在了位置上,闭上眼睛假寐。

苏桀然上了车,看向后车镜中的白雅,心里堵的厉害,“你不会拿这幅脸孔拜见你的婆婆吧?”

“你可以不带我去。”白雅眼睛都没有睁开。

“知道我带你去意味着什么吗?”苏桀然几分烦躁。

“不管意味着什么,对我来说,没有多少意义。”白雅淡漠的说道。

苏桀然停下了车子,转身看向她,“你要一辈子都用这种态度对我吗?”

白雅睁开眼睛,冷冷的看着他,“一辈子浪费在你这种人身上,太长了。”

他把副驾驶位置上的饰盒砸在了她的身上,命令道“戴上。”

白雅对上他眼中的萧杀,打开盒子。

里面是一只翡翠镯子。

“这个镯子价值五百万,你做医生一辈子都不可能赚到这个钱。现在送给你了。”苏桀然狂妄的说道。

“不好意思,医院规定不能带手镯。”白雅压根就不想要,合上了饰盒,丢到了旁边的位置上。

她这个动作惹怒他了。

苏桀然从车上下来,拉开后车门,打开饰盒,把玉镯拿了出来,握紧了白雅的手掌两侧,把玉镯戴了进去。

玉镯尺寸非常小,压根不是她的型号,戴进去的时候非常的疼,磨破了手背两侧的皮。

苏桀然简直是强大。

白雅死命扯,扯不下来,她也火大了,朝着车窗砸去。

苏桀然握住了她的手腕,“你尽管砸,五百万,一分钱都不要少我的,我要你为我打一辈子工。”

白雅紧抿着嘴唇,气的手都在颤抖。

苏桀然甩上门,上了驾驶座的位置。

他把车飙到了一百八十码,飞驰在马路上。

白雅紧握着拳头,指甲都镶进了手掌之中。

苏桀然看白雅不说话,嘱咐道“我妈出生书香门第,她喜欢家教好又听话的女孩,以后你是要和你婆婆相处一辈子的,收起你的骄傲,对你有好处。”

“结婚三年来我才第一次见到婆婆,我这个儿媳当的还真特别。”白雅自嘲道。

“所以你就该知道今天的意义是什么,我开始承认你的身份了,白雅。”苏桀然狂傲的说道。

白雅冷漠的看着他那张邪魅到妖冶的脸。

他承认,她压根就不在乎。

“提醒你一下,顾凌擎母亲跟我母亲住在同一别墅区,你跟顾凌擎的过去我就当不知道,你也不要再提起,否则,只会谁都尴尬。”苏桀然意味深长的说道,漆黑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。

白雅垂下眼眸,脑中闪过顾凌擎的样子。

没有她,他会过的很好的。

他好,就好了……

Tagged